• 留言
  • 排行榜
  • 播放记录
关闭
首页  »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电影  »  500篇短篇合目录
加载中
500篇短篇合目录
主演:
 
状态:
完结
备注:
类型: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电影
导演:
 
地区:
大陆
年份:
0
语言:
国语
时间:
2020/8/5 15:50:37
立即播放
评分: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88zym3u8

500篇短篇合目录剧情介绍

500篇短篇合目录主要讲述的是 我爱我的哥呐, 哥哥也爱我呐。 我俩手挽手呐, 一起去做活呐。 生活甜如蜜呐, 日子红似火呐…… --------湖北民歌 翠翠与苦根一起来到果园采摘成熟的梨子。果园里有桃、梨等各种果树。今年的桃子丰收卖了个好价钱,如今梨子又熟了,压弯了树桠,翠翠心里乐开了花。这日子过得才叫幸福甜蜜。翠翠挑了一个顶大的梨,尝了一口,满嘴甜润润的,又伸手将梨送到苦根嘴边,说:“尝一口,甜呢!” 苦根双手将梨连同翠翠的手紧紧地抱握着,大口咬了一口梨,在嘴里吃得脆响:“嗯,真甜!” “晓得不?建生与倩倩离婚了,如今光身回了平畈湾。”苦根突然说。 “管他呢?” 翠翠漫不经心的。 “他在外面打野食,让倩倩逮住了。”苦根幸灾乐祸地继续说。 翠翠没言语。 “离了婚就被撵回了。当初是裸身结婚,如今又是裸身回来的。” 苦根又补充说。 “哼!没个好东西。是倩倩先在外头勾搭别人的,她还有脸不让建生在外头瞎搞!”翠翠说。 其实翠翠比苦根知道的更早更多更清楚。这事儿是从平畈湾传到山岗湾的。山岗湾在大山深处,山里人称山外为外畈,走出深山就是靠近集市的平畈湾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人们也乐意将这事儿传给山岗湾的翠翠听 ,好让她嘲笑一下平畈湾的建生,以解当年被他抛弃之恨。既然苦根也知道了,她就干脆把她知道的也都一吐为快。 不过翠翠现在已不再恨建生了,因为她与苦根的日子过得非常滋润。 “建生和倩倩两人都长得排场,惦记的人多,又都经不住招惹,哪能过得好日子呢?” 翠翠又说。 当初建生做得确实不应该,他与翠翠结婚的日子只差几天,却与同学倩倩私奔了,还搞得满城风雨,连乡政府都晓得,成了全乡人茶余饭后闲谈聊天的热门话题。 建生模样确实招惹人,细皮嫩肉,清清爽爽,英俊可爱,喜欢他的女孩子太多了。倩倩也够历害的,那些和建生有交往的女孩子都不是她的对手。建生也曾在别人面前夸耀她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只身一人去南方打工,可不一般。听说倩倩是从广州坐飞机回来偷偷把建生接走的。 建生和倩倩是中学同学,据说在学校时他们互相倾慕,就谈起了恋爱。中学毕业后,倩倩去了广东打工,只能与建生信来信往,就让建生爸妈发觉了。建生与翠翠是小时订的亲,他嫌山里长大的翠翠又黑又粗糙,要求爸妈为他解除婚约。可是建生爸与翠翠爸是战友,同一年的兵,又在同一个连队,又是同一年退伍,两人关系很铁,交情很深。建生和翠翠又是在同一年出生的,建生爸就说,我们干脆做个亲家,这是天意,是美好的缘份啊!开始只是当玩笑说说,可是说着说着就都认了真。虽说双方父母做了主,但也应有个媒人做个凭证呀。于是又按当地的风俗礼节安排了媒人,并举行了隆重的订亲仪式。自此以后,两家关系就更加亲密了。如果现在退了亲,以前的彩礼白送不说,还会断了老战友之间相交多年的情谊,那会遭人唾骂的。建生爸妈还说,翠翠是山里长大的姑娘,里里外外的活都能干,你建生娶了她,不仅自己要享她的福,爸妈也跟着沾光。爸妈坚决反对建生的要求并且对他管教更加严格了。 倩倩在广东打工多年,每次回来也都要去建生家转转,倩倩一走,建生妈就在建生面前胡骂一通:“妖精,真是个妖精!看那裙儿,连大胯都遮不住,一弓身还能看见屁股,再看穿的那件衫儿,两坨肉都包不严,还嘴唇抹红的,眉毛涂黑的,脸上擦白的,乱七八糟。旧时候的婊子才是这个样子!” 可是建生偏偏喜欢这个类型的女孩子,这样才让他更着迷。 当然,远在山岗湾的翠翠也听到了一些关于建生与倩倩的风言风语。但在她看来,男人花心也属正常,等与他结婚后,他会收心回归家庭生活的。于是,她心里非常想尽早与建生完婚,然后花点心思管好这个花心的男人。 建生爸妈也是看好翠翠的。山里的姑娘本份实在,勤劳肯干,这才是真正过日子的好手。可是儿大难管,他们也怕日久生变,便心急火燎地找翠翠爸妈商谈孩子们的婚事。 翠翠爸妈虽说家住山里,但也见识过外面的世界,性情开通爽快。其实他们心里认为,孩子们虽然订了亲,但还是应该尊重孩子的意愿,顺其自然。只是翠翠过于倾心建生,他们也只能随了翠翠的心意,就不得不热心地去迎合着建生爸妈的意思,便共同操办起孩子们的婚事来。两家大人都决定让建生和翠翠及早完婚,于是择定了良辰吉日。 此时的建生却是万分焦急,便向倩倩写了一封信,说明了他的处境。 眼看婚期一天天临近,建生却突然失踪了。没几天家里收到一封从广东寄回来的信,是建生和倩倩写的。信中说:“爸妈,我们是自主婚姻,真心相爱,并得到了政府支持,我们走之前已经办了结婚手续,现在是合法夫妻了。我们现在广东打工,请不要牵挂。” “狗日的两个杂种,没拜堂也算是结婚?” 建生爸恨得咬牙切齿。 “不要脸的个臭妖精,只有男人拐走女人的,哪有女人拐跑男人的?”建生妈也破口大骂。 建生与倩倩私奔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山岗湾,人们都以为翠翠会要寻死觅活地又哭又闹。可是翠翠并没有哭闹,而是出奇的冷静,冷静得让人又担心又害怕,都知道她这只是暂时的平静,心里一定憋得很难受,就怕她憋出什么心病来。如果哭闹一下,过一阵子就会什么事也没有了。可是她就是不哭不闹,闷闷不乐的。 除了爸妈外,最担心的还有苦根。苦根是由外婆拉扯大的。苦根不到两岁就死了爸妈,苦根命太苦,爸妈的命更苦,是苦命人留下的苦根子,外婆就给他重新取了个名叫苦根。 苦根在外婆家,成了翠翠的邻居。小时候她们经常在一块儿玩,最爱玩的是过家家,她当媳妇,苦根当丈夫。但每次建生爸带上建生来到她家后,她又不跟苦根玩了,便当了建生的媳妇,苦根就成了跟屁虫,只能跟在他们后面。都长大了,翠翠知道苦根喜欢她,就总是躲着他。一次在山林子里砍柴却偏偏遇上了苦根。柴砍好后,苦根便帮她捆成捆。苦根本是老实人,此时也不知哪儿来的贼胆,冷不防顺势摸了她一把,她浑身一颤,往后一闪,就差一点没喊妈叫娘。她是从没被男人摸过的,就连建生也没让摸过,却让他占了一下便宜,她觉得亏得很,便气急地骂着:“砍头的,你不老实呢!” 苦根说:“我喜欢你呢!” 翠翠说:“我订亲了,我喜欢建生!” 苦根说:“可是建生不喜欢你呢!” 翠翠说:“我就喜欢建生!” 苦根说:“喜欢你的人你不喜欢,不喜欢你的人你偏要喜欢他,你会后悔的!” 翠翠说:“你管呢?” 翠翠当然清楚苦根是真心喜欢她的,只是她心里只有建生。建生长得排场,又住在外畈,她怎么舍得放弃呢?如今山里的姑娘往外畈嫁,外畈的姑娘都不愿嫁到山里来,山里人本来就没有外畈人好娶媳妇,何况苦根那样的家境。 翠翠被建生抛弃了,心里的伤痛可想而知。苦根出于担心,总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最后翠翠终于开口说话了:“你总跟着我干什么?怕我死了?” 苦根憨憨地笑着说:“你才没那么傻呢!你又不是没人爱!你又不是没人要!” 这时翠翠猛地扑进他的怀里,泪水一下子瀑发出来。在他怀里痛哭一阵后又嘤嘤的说:“我就嫁给你,我们也结婚。” 当晚,翠翠领着苦根对爸妈说:“我要嫁给苦根!” 翠翠爸妈先是一阵惊愕,但很快又面露喜色。只要翠翠想开了,心情舒坦了,爸妈的心也就踏实了。苦根自小与他们家隔壁相邻,与翠翠一块儿长大,爸妈也看得出苦根是真心喜欢翠翠的,便高兴地说:“好啊!好啊!苦根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本份忠厚,比建生不知要强多少倍,你嫁给了他,爸妈也放心。” 翠翠又说:“我们的婚礼也要快点办呢!” 爸妈愣了愣,又急忙说:“好!好!你的良辰吉日不能变,还是定在这一天。” 苦根乐得扑嗵一下跪在翠翠爸妈面前直喊爸妈。翠翠爸妈一高兴又说:“苦根自小没爸没妈,今后我们就是你的亲爸亲妈!” 翠翠与苦根成亲这天同样宴请了亲朋,并对外宣称说,其实翠翠早已与苦根好上了。 翠翠与苦根成亲后,苦根从小就过惯了苦日子,不怕吃苦,勤劳肯干务实,翠翠更是精打细算的持家,农闲时还双双外去打工挣钱,日子很快就红火了。有了经济基础后,他们又在屋后一片荒山坡上栽了许多桃树、梨树等各种果木树苗。在他们的精心培育和管理下,没过几年果树就都挂果了。从此他们一起经营着果园,就没再去外面打工了。果树结的果实一年比一年大,一年比一年多,他们的收入也一年比一年多起来,日子过得就越来越滋润了。 翠翠和苦根都舍得吃苦,每到果实收获时节,除了水果商前来收购外,他们自己也挑着筐到集市去卖。今年的梨子个大脆甜,他们想抢个头市卖个好价钱,便摘了满满两筐梨让苦根挑上,翠翠手里也提着一篮梨跟在苦根后面一起赶集去。如今山里都通了水泥路,因为是零卖,他们从没用车拉水果,用车拉的水果颠颠簸簸的容易破皮,卖水果总是肩挑手提,抄近走山间小路去集市。现在的乡镇集市与城里一样繁华。他们新鲜上市的梨子很抢眼,赶集的人们又都是乡里乡亲的,大多数人都熟识,知道他们的忠厚秉性。自家果园摘来卖的,绝对不会缺斤少两,份量只多不少,价钱上就是差个几毛甚至几块钱也都无所谓。他们的两大筐和一蓝子的梨子不一会儿就被人们抢买一空。翠翠心里一高兴,便对苦根说:“明天我不再提篮子了,也挑两筐来卖。”苦根说:“算了吧,我多挑点就是。” 回家的路上,翠翠挽着苦根的手,有说有笑地并肩走着。走过平畈湾后,苦根不禁又提起了建生,悻悻地说:“为什么要打野食呢?打野食是什么味道呢?”翠翠白了他一眼。 不知不觉快回到山岗湾了。路过当年他们一起砍柴的那片山林时,翠翠说走累了,想歇一会儿。苦根便让她坐下来,帮她捏捏脚,揉揉腿。揉着揉着,翠翠突然抱住了苦根往地上一倒。 林子里,翠翠“嗯嗯”的说:“还记得你在这儿摸我不?让我老想。” 苦根说:“让人看见了以为我们不是俩口子,是打野食的呢。” 翠翠说:“好在我们不是打野食,却像打野食一样让你尝到了打野食的滋味,免得你也去打野食。” 两人一直疯到天快黑才回家去。苦根“嘻嘻”地笑着说:“怎么有什么样的事儿就有什么样的歌儿呢?” 翠翠说:“什么事儿什么歌儿呀?” 苦根便唱着:“两人一起山中玩呐,哪儿林密哪儿钻呐,茅草柔柔当地毯呐,妹妹心里可喜欢呐……” 翠翠在苦根身上狠狠地揪了两下说:“让你坏!让你坏!”接着也唱:“一个萝卜一个坑呐,哥是萝卜妹是坑呐。萝卜入坑扎了根呐,坑养萝卜养一生呐……” 如今的翠翠也时尚潮流了,她已学会了微信聊天,还经常在朋友圈里晒幸福。后来她又费尽周折加了建生,三天两头还跟他聊上几句。苦根说,你撩他干什么?翠翠说,我想羡死他。 熊显平,笔名熊老憨、晓雄、重平等,湖北省大悟县人,现居武汉。有近千篇(件)新闻、文学作品被央视《新闻联播》、《解放军报》、《后勤文艺》、《北京日报》、《湖北日报》、《国防教育报》、《楚天都市报》、《武汉晚报》、《孝感日报》、《孝感日报晚报版》、《槐荫文学》等采用发表。....本视频剧情由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电影负责更新和编辑.网站视频主要收录于西瓜影音、奇艺、优酷、土豆等各大视频网站,我们只提供WEB服务,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


评论加载中..
  • 最新
  • 最热
  • 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