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留言
  • 排行榜
  • 播放记录
关闭
首页  »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电影  »  14部类似白洁小说
加载中
14部类似白洁小说
主演:
 
状态:
完结
备注:
类型: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电影
导演:
 
地区:
韩国
年份:
0
语言:
韩语
时间:
2020/7/7 8:58:13
立即播放
评分: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88zym3u8

14部类似白洁小说剧情介绍

14部类似白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 21.晨语和我互换手机! 没想到这个伊丽娜在市广场旁边还有一座房子,虽然是落地房但是这里的地价可是贵的要死的啊。 一平米两万起价都算是便宜的了。 她家是三层楼的落地房,距离市广场也就相隔了一条街而已说起来还是很近的。 “这是你的房子嘛?” “对啊,父亲,听,说,我要,来,天朝,见,朋友,就给我买了,房子。”她带我到了卧室,”这就给言,栀住吧,我,带你,去另一件房间。“我把小姑扔在了床上,“不用了,我要回家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看到了她眼眸子里闪过的一丝窃喜。 “你这里的厕所在哪里?” “我,带,你去吧。” 我跟着她来到了厕所,但是由于是我先进的厕所,然后我就看到了一个不该看到的东西。 那是......神奇的棒棒! “啊!”她猛地推了我一下把我推了出去,然后冲到了厕所里把门给锁了,“我,我突然,感觉,也,憋不住了。” 好吧,我知道她是想把那个藏起来。 一会儿之后她羞红了脸走了出来,“实在,对,不起。“”没事,我懂得。“”那个,其实,我,你别和言栀说!”她后面竟然说的这么流利起来。 “我不会说的,只不过如果你要拿这玩意儿破她第一次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在她耳垂旁轻轻说道。 她整个人颤了一下,虽然我声音不响,但是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的。 “这个,不是,我,买,的......”她撇过脸不敢看着我,“别,别人送我,的。”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次性毛巾然后沾了点水,回到卧室给小姑擦了一下脸。 ”那个,你把她的衣服脱了吧。“我对伊丽娜说道。 ”哦,哦。“她似乎很乐意干这些事。 ”那我先走了,现在都快午夜两点了。“我现在很着急回家就怕晨语又像上次一样蹲在外面等我,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等我,但是,她这样呆在外面吹寒风不管她是不是受得了,我是受不了的,并不是受不了寒风,而是受不了她的孤独而又在冷风中的样子。 我很快的回到了出租房,不过这次还好她没有呆在外面而是躺在被窝里,早早地睡去了,手里面还抱着笔记本。 这丫头......我把笔记本从被窝里给抽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发现桌子上放着半个面包,她刚吃的?怎么每次吃东西都不把东西吃完呢,真是的。 不吃就要坏了,可是这是她吃过的,管她呢,反正她的牙刷我都用过,我把剩下来的半块面包啃了进去,这面包里面夹着奶酪,润到心底里去。 我手钻进了被窝,摸到了她那冰雪一般的脚丫,依旧的冰,我把绷带拆了下来,那个药膏的药效还不错的有些浅的地方已经结痂了,但是中心的地方还能看到未愈合的肉。 我再次用酒精给她的脚擦了擦干净,然后用纱布给重新包了起来,又在她的小脚尖上吻了吻。 我烧好了热水冲到热水袋中,然后放到她的脚边上。 我坐在椅子上睡觉,身上的衣服都没有脱下来,给自己盖了一层被单,太累了就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地上的,也许是自己晚上乱动乱爬而导致从椅子上摔下去的吧,更搞笑的还是自己旁边有被子而我却没有感觉到,晨语躺在床上就裹着一层空调被,这丫头也有踢被子的习惯吗?可是她的习惯不应该是裹着被子睡觉的么? 我把被子从地上捡了起来盖到了她的身上。 我为什么会有种想扑倒她身上把她抱住的冲动,而且这种冲动正在迅速的占领我的脑子,我整个人正在往下倾,要碰到她了,我躺在了她的旁边,双目不自觉得注视着她。 为什么看她会百看不腻!为什么她长得这么漂亮来勾动我的魂魄!我以前真的是不敢承认自己喜欢她吗? 那现在的话就算是承认了哦。 我手放在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上,突然想起来昨天放在她脚底的热水袋应该早变凉了吧,我手摸到了她的被窝里,但是并没有发现那袋热水,热水袋呢? 我掀开了一丢丢的被子只看到了那白洁的小脚没有看到那袋热水,摸了摸那小脚,没有那么冰了,看来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我爬下了床,果然在床底下找到了热水袋。 我去泡好了红糖水还有往热水袋里冲了点热水,继续放在了她脚边,而红糖水则是放到了桌子上,等她醒过来喝。 为什么我感觉自己有点像一个全职保姆一样,来全方面的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等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就好像等我的世界慢慢地亮起来,看着她醒来是一件让人非常高兴的事情,因为这样会让我有种家的感觉,有种归属感,在以前我从没有把她当做是我的妹妹,就好像她直到现在也从没有叫过我哥哥,但我们之间还是以这么奇怪的方式存在着。 “你,你醒了啊?”我看到了晨语的眼睛睁了开来,我赶忙的从床榻上站了起来,“先把红糖水喝了吧。” 她似乎睡得有些迷糊,揉了揉眼睛,才看了过来,接过了温热的红糖水一口把它喝了。 今天竟然出奇的乖巧了。 “你还感觉脚冷吗?” 她摇了摇头。 “那,如果你要在睡的话就睡吧,我去买早餐了。”我收拾了一下,确保自己钱带足了,不然就又尴尬了。 “手机,留下。”她轻轻地说道,似乎是没有力气了。 “你不会又要拿我的手机开热点吧?” 她微微点了点头。 天啊,我的流量啊! 她看我愣了一会儿,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我莫名其妙的接了过来,”干嘛?“”我的手机没有流量了。“她说。 你是想让我帮你冲还是咋地,“先用你的,如果你要打电话的话就用我的手机打。“她端起杯子把最后一点的红糖水给喝了进去。 ”好,好吧。“ 22.晨语竟然喂我吃东西! 拿着晨语的手机出去,我心里那个激动的啊,她手机里面会有什么?自拍照?还有可能是脱光光的! 等等,我好像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不知道她的密码啊! 她的密码会是什么? 其实我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她的生日,十一月五号,1105! 但很可惜是错的,那就是她来我们家的那天,六月七号!0607! 还是错的。又或许是他亲生父亲的生日,可是我完全不知道啊,现在要是还回去问人家岂不是感觉很不好意思嘛? 我输入了一个最不可能人的生日,因为在无路可走的时候就因该回过身拼上一把,可能会残血反杀呢?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我输入了自己的生日,十一月四号!1104! 密码锁界面停顿了一下,解开了! 真的解开了!当看到屏保里我和她唯一一张合照的时候密码机就已经解开来了,没想到就竟然会是最不可能的那个,就好像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就好比,我的密码是1105,其实我很怀疑她有没有问小姑,或许也是她自己知道的呢,她这么聪明。 屏保里的合照......那是小学的时候了,我和晨语还有爸爸去游乐园的时候拍下来的,那时候做摩天轮,摩天轮是玻璃透明的,有种让人感到恐惧的感觉,恰好晨语有恐高症,一整节摩天轮她都依偎着父亲,直到父亲提议我俩拍一张照片,我是很无所谓的,但是她怕不行,站在我旁边哆哆嗦嗦的,我的手把她的腰给环抱住了,她才停止了颤抖,小手把我的手给拉的死死地。 父亲拍下来的照片上她的眼眶还红红的,这张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弄丢了,没想到她的手机上还保留着。 我点开了她的相框,里面空荡荡的,只有那一张照片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我点开了她的QQ,虽然我有她的QQ但是没登陆过,而今天却有机会见到。 很可惜的是,她的QQ有手势密码,而且我试了很多没有试出来。 那也只能放放了,她的手机上东西少得可怜,视频,游戏一个都没有,浏览器都还是自带的,除了那些删不掉的东西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呃,这种手机,看来也就只能拿来打电话了。 我忍不住有看了几眼屏保,那青涩的模样,那恐惧时的眼神,抓着我的手时候的紧张的样子。 “你的鸭腿面好了!”老板拿过毛巾擦了擦手说道。 “哦。” “对了,昨天那个女孩。”老板摸了摸口袋。 “哪个?” “就是帮你付钱的那一个,她叫我把这个给你。”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封信,”我没有打开来看过。“我接过了信,付了钱,道了谢,走掉了。 “那个女孩刚刚就来过,没等到你,走了。” “哦—”我拉了一个长音。 我拆开了信,信纸上还黏贴着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真的是非常少女心啊。 ”言凌,希望老板是一个守信用的人有把这封信给你,没想到我还是喜欢用这种方式来和你对话,可能就只有在信纸上我才能无虑的诉说自己心事吧,其实昨天我是故意在那里等你的,今天,也是一样,只不过昨天恰巧碰见了,今天没有遇到......寒假里的每一天我都会在这里等你的,其实我想说,想说的是......“她在这里笔颤了一下,后面空了很大的一段。 “言凌!你能不能当我一个寒假的男朋友?!” 一个寒假的男朋友? 你是不是还要带回去见家长啊! 我怎么,怎么可能会同意啊,要是同意了的话,过年肯定也要陪她,然后陈雅雪也回来了,也要陪她! 那我家正室晨语怎么办!小姑怎么办,我可不想那个金发拉拉妞陪她过年啊。 回到了家里,晨语坐在床上盖着被子笔记本放在被子上手放在笔记本上飞快地敲着键盘。 我的回来她似乎没有察觉到,我偷偷地走到了她的旁边,看到的和上次见到的一样,满满的字,我没有看懂,唯一显眼的就是哥哥两个字,我以为她在看小说也就没有什么在意的,敲键盘那肯定就是翻页啦,她或许看的很快呢,毕竟她是天才。 “晨语,吃面。”我把面倒在了碗里,鸭腿单独放在了一个碗里。 她没有理我仍然是敲着键盘。 “别看小说啦,先把面吃了,天这么冷,凉的很快的。”我把她的面端到了她的面前。 她停止了对键盘的敲打,然后合上笔记本把面端了过去,“你没有?” “我吃的是包子,在路上吃完了。”我下意识的撒谎说道,其实在寒假我是不吃早餐的,特别是自己花钱买早餐简直是浪费钱啊,一睡睡到大中午早餐钱都给你省下来了! “哦,但是我没有闻到肉腥味。”她夹了口面吮了进去。 “呃,这个,因为我在路上喝水了啊,什么包子味道都给去掉了,而且我还吃得是菜包......” 晨语简直就像一个心里大师啊,你敢对眼看着她就会感觉她会洞穿一切!完完全全就继承了小姑的绝学啊,小姑修的心理学也是这样子的。 在当我脸红时,她夹起了面,夹得很高很高! 我不明白她要干什么的时候她突然要掉了面的下一端,只留下了筷子夹着的短短的面条,然后把筷子伸到了我的面前。 “啊......啊。”她发着那奇怪的音节。 她这是要喂我吃东西? 我简直是受宠若惊啊,毫不犹豫的吃过了面条还不忘在筷子上吮了一下,意犹未尽。 她今天怎么出奇的,奇怪? 她又把刚刚地动作做了一遍,这次我连忙摇头,“我真的吃过了啊,你吃啊。” 其实我是很想问为什么要把面的下端给咬掉的。 她把筷子直接插在了我唇边,没办法我只好把面给吃了。 反复循环许多次,我终于忍不住了,“你为什么要把面的下端咬了再给我吃啊!” 她愣了一下,少见的,发愣......“因为,妈妈是这样喂我的啊。” 23.那个男的到底是谁? “还有一点......”她又夹几根面条。 但是看看碗里面,这哪里只有一点还有很多好吧! “这么多......我吃,吃不下了。”我故意地打了一个饱嗝。 还好小学无聊的时候学别人打嗝没有白学。 她把面条放在了一边,眸子一亮,手就伸了过来,“你,你闹哪样啊!”我手抓住了她那不安分的小手。 “简单试探一下你是不是真饱了。”我抓的不紧,她直接就窜到了我衣服里面摸到了我的肚子,冰冷的小手触碰到了我柔软的肚子,我没有腹肌,咳咳,但这不是重点,她在我肚子上随意摸索着,然后按了按胃部。 “你这里......没有填饱。” 但她的手还没有伸出去似乎是打算常驻了,“那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些有腹肌的人岂不是不用吃饭都可以一直饱下去了。“我苦笑道,对于这个生活上傻愣愣的妹妹颇感无语。 ”可,妈妈,都是这么做的啊。”她把手收了回去,缩在被窝里,低着脑袋,刘海盖住了那美丽的面庞,后面长长的头发遮住了整个后背,另一只手放在外面,手上沾满了那面的汤,油油的,“以前,每次我都说吃饱了,但她总会说,给我摸摸看,然后指出我那里没有饱,让我一点一点地把饭吃完,尽管已经很饱了,但还是要撑着,每次还有好多饭,她总会说还有一点还有一点......“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就好像妈妈离我们越来越远......”你想她了?“她又沉默了,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过头看着我,问道,“你没有想?” ”有啊,只不过是她自己离开的我们,而且没有再来看过我们,想念早就淡去了,况且,他们把爱不都是给了你嘛,所以咯我对她们的感觉自然没有你那么强烈。” 我手伸了过去,抓住了那仓皇无措的小手,抹去那滑滑的油渍。 “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会害怕吗?“她转过身挣开我的手,然后端起了那碗面条,猛吃起来。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慢点吃没人和你抢,以后再穷我也会养你的。” 我挤出了一个笑容,她呆呆地看着我。 “喂!言凌!你昨天晚上怎么回事啊,怎么就把我一个人扔在那个伊丽娜家里啊,要是我出点事!哼哼!你会后悔的!”小姑在电话里面发着牢骚。 “有床睡没让你睡大街就不错了啊,对了她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是没有啊,但是看到早上醒来躺在我旁边的是她心里就感觉怪怪的啊。”我似乎都能感觉到小姑在那头打了个寒战。 “那没事,你怕什么都是女孩子人家能对你干什么呢,小姑,我们见个面吧。“”哦,花海广场!” 中心广场是大广场,花海广场就如其名,全都是花的小广场。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小姑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而且这个秘密还不小。 “你要出去?”在我挂了电话之后她立马说道。 我点了点头,“你不要再像昨天一样跟踪我了知道吗,等你脚好了之后你想跟多久跟多久啊。” 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答应,反正一直都这个样子,我总当她默认就好了。 出去之后,我走路来到了花海广场,冬天的花海广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彩艳,都是单调的颜色。 我看到了小姑,她过去的很早,她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我从后面绕了过去,她似乎很无聊,在那里翻着屏保,我似乎看到了屏保上有一个男人和小姑勾肩搭背的,但是有条信息发了过来,她点了开来,所以我没有看到那个男人是谁。我想应该就是那个照片上的男人吧。 “小姑!”我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给吓了一跳。 “你,你快把我吓出心脏病来了。”她捂着胸口,那跌宕起伏的山峰被我看的淋漓尽致。 “开个玩笑而已嘛,对了小姑,你屏保里的男人是谁啊?“我好奇地指着她的手机问道。 ”他,他......你小孩子家家问这么多干嘛,你今天找我来干嘛?“”问事情呗,看你回来之后整个人神经兮兮的,而且那个伊丽娜也不对劲都是看你眼色行事的,你去大学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还有我总感觉你的大学并不是上海师大对不对?“虽然我亲眼见到过小姑拿到了师大的录取通知书也的的确确地看到了她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但是,通过那个伊丽娜我认为她绝对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只认识伊丽娜这一个外国人吧。 ”小鬼,你的问题很多嘛,让我怎么回答呢?“她摸摸我的头,像极了一个慈祥的母亲。 “那你就老实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上大学?”我挺享受她这样摸我的头的,尽管我比她高她摸我头感觉怪怪的。 “上海师范大学啊?是不是还要领你去看看啊?”她倒是不紧不慢。 “那伊丽娜和你到底什么关系,你们怎么认识的?” “她呀,是我的室友呗,但她对我却有非分之想,好过分的~”她还撒起娇来了。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和你是一个学校的,她的学校肯定不在天朝,你不知道她的普通话有多烂嘛?“”在天朝读书还要讲究你的普通话好坏?有钱试卷会做就可以了不是嘛?而且她在学校可是一个很沉默的人,除了和我说话就几乎不和别人说话的,要说说的也是英语啊。“她摊摊手。 好吧,败给你了,你和她熟怎么说都成。 ”最后一个。“”问吧。“”在你屏保上的那个男人是谁?”我还是想知道小姑喜欢的人是谁,这比她干什么更加重要。 “你怎么还是纠结这个话题啊。”她气得都快抓狂了,加上昨天晚上酒喝多了没睡好的缘故眼睛里布满血丝甚是吓人。 “对啊,知道了这个我就圆满了,因为知道不靠谱的小姑终于有人家了啊,我也不用再担心你了啊。” “你,你就那么希望我嫁出去吗?”她愣了一下,冷冷的说道。 “没有啊,其实我很舍不得小姑的,忘记不了和小姑睡在一张床上的感觉,忘记不了以前小姑帮我洗澡的害羞表情,但是小姑嫁出去了之后这一切以后不就都不能做到了吗,我还是,还是很不甘心的,要是小姑不是小姑该要多好。“我稀里糊涂地把对小姑的真心话给袒露了出来。 ”小鬼......“她抱着我的脑袋压在了她的雪峰上,好软......“你真的想看吗?” 我在她怀里点了点头,她松开了我,然后解开了密码。 24.晨语要把房子给租出去... 她把密码锁给解了开来,好像冬季马上就春季,花海广场的花全部都一下子盛开了,世界是那么的多彩,花海广场是那么的缤纷。 那个女的是小姑,那个男的......是我。 背景是海洋馆......依稀记得初二的时候我考试考差了,虽然没有在意考试但是那一次不得不让人记得,因为我和晨语打赌,赌的就是成绩,虽然明知道自己的成绩不是很好,却还要死要面子的和她打赌。 可那一次我仅仅只输给了她十分,一开始听到只输给了她十分我是很开心的,因为我知道她和我之间的差距是有多大,就好像一个在珠穆朗玛峰顶端另一个在死海,而那一次我就只少了她十分。 但是,当我自诩即将要超过晨语的时候,小姑告诉我,她为了让我,少考了一门科学......初中的科学一百八十分。 我就只有一百三十多一点,她整整让了我一百八十分啊......那一次知道后我哭了,我以前从未因为考试而哭过。 小姑走进了我的房间,想刚刚一样柔抚着我的脑袋,笑着说,“我带你们去海洋馆啊。” 只知道那时候我特别特别喜欢鲨鱼,因为它很帅而且很凶,如果我是鲨鱼的话那就没有人敢欺负小姑和晨语了吧......那张照片恰好是晨语去了厕所,然后我和小姑两个人的照片,我们后面就是一只巨大的鲨鱼。 我踮着脚搭着小姑的肩,动作很搞笑,但那时候我真的真的很想快点长大长得比小姑还要高,然后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对她说道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然而还没有开始保护小姑,我就先开始怀疑上她了。 我看着屏保发愣......“小,呆,瓜。”她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我的鼻尖。 “小姑!”我猛地把她给抱住了,一只手环着她的纤腰,一只手环着她的脖颈,脑袋贴着脑袋,“对不起......” 她也抱紧了我,嘴唇似乎贴在我的耳垂上,在耳朵旁我感受到了温热,她似乎流泪了。 “呆,瓜,你告诉我,你刚刚有没有吃醋?”她又变成了那一种调笑的感觉。 我嗅着她的体香,但却只闻到那昨晚上遗留下来的浓浓的酒精味。 ”才没有!小姑嫁人了才好。“我松开了她,脸涨涨的,嘴里酸酸的。 她手指又轻轻点了点我的嘴唇,“哦,那我明天就在网上发帖找男友。” “不准!”我打断了小姑的说话,又把她抱在怀里。 她这次没有抱着我,而是靠在我的怀里小手捏成全贴着我的胸膛,像极了一个小女人的磨样。 “在我没有成年之前,小姑不准有想找男朋友的想法,而且我也不准小姑是.......对那个金发妞有好感!” “呐,小侄子管的可真严啊。”她闭上了眼睛,“要是能这样靠上一辈子多好。”她轻轻呢喃着,我没有听太清楚。 我俩在广场上的长椅上做了一会儿,然后就一起回家了,她是回家洗澡的,而我是回家帮晨语拿衣服之类的东西。 “凌,”小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披着浴袍,让人感觉很明显的就是她身上就只有一件浴袍,我不由自主的火了起来,“你和,晨语在一起睡过吗?”她红着脸撇过头问道。 “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因为,我很好奇这么大了的兄妹还会不会在一起睡觉啊。” “前天吧,我太累了直接就躺在床上睡觉了,但是我俩的被子是分开的啊,因为被子全给她抽走了。”前面的话说出来,后面的话想要掩饰住也没有机会了。 “噗嗤,哈哈。”她掩嘴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好啦衣服这些我拿了,小棍好好休息吧,昨天晚上看你都因该没有怎么睡。“”谢谢小凌的关心,我就不送你了啊。“她进了卧室。 但是我走下去的时候在楼道上看到了晨语.......她坐在台阶上,长发散落在楼梯上,蜷缩着双腿抱着,头埋在双膝之间。 “晨,晨语。”我跑了下去,把她给扶了起来。 她仍旧是低着头,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你是和小姑在约会?”冷冷地说道,但是我早就习惯了,与她对话你只需要在意她说的是什么,而不是她说话的语气是怎么样的。 “没,没有啊,我只是送她回家而已,昨天小姑,她,喝醉了住在朋友家。”我努力的解释着,然后一手环住了她的腰,支撑着她的站立姿势,“但是你,都跟到这里来了,怎么还不上去啊,不知道这里的通风管道会把楼道吹得很冷的吗。”我搀扶着她往上走着,既然晨语都已经来了,我还会出租房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春天.......”她淡淡地说道。 “春天?春天怎么了?” “花海广场。” 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春天的时候她也要去花海广场? 极为有可能。 我走到了门口,看着这熟悉的防盗门,上面贴了一个大大的倒字‘福’。 隔壁就是晨语家了,但是,门上永远都有一层抹不去的灰。 她的手贴着这门,”把它,租给别人了吧。“我感到诧异和十分不解,”为什么?以前爸爸问你的时候你总是一副生气的样子,说这是你仅有的了,不能租出去,不能让别人破坏它,那是你仅存的记忆,可你现在......” “因为我拥有它,所以有支配它的权利,你叫爸爸把它给租出去吧,钱我要......” 哦,原来是她缺钱了啊,怪不得,谁都不能没有钱这个东西啊。 “你真的考虑要租出去了?钱我有啊,可以给你的,你别太担心钱的问题啊......真的没有关系,这不是你仅存下来的念想吗。”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琉璃般的眸子里似乎带着闪光的东西......(未完待续... ...)....本视频剧情由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电影负责更新和编辑.网站视频主要收录于西瓜影音、奇艺、优酷、土豆等各大视频网站,我们只提供WEB服务,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


评论加载中..
  • 最新
  • 最热
  • 你喜欢